免费服务热线:

产品列表

深圳dj培训?别去挤了,在家看音乐节直播,有多
发布时间:2017-05-30 06:44

(原标题:别去挤了,在家看音乐节直播,有多少人愿意?|音乐节上的4个人)

我们从 4 月 29 日至 5 月 2 日,会每天发布一篇和音乐节有关的文章。他们分别代表了音乐节的策划者、音乐人、参与者和商业伙伴。这是他们眼中的音乐节。

窦靖童在晚上 7 点上场了。

舞台下被挤得满满当当,要不是台上一块实时转播的大屏给了一个特写,几乎没多少人能看到大风正把这位新生偶像的头发吹乱。“这是我目前演过最大型的音乐节了。”她在大屏幕里招呼北京草莓音乐节的观众说。

吉术斋的团队此时正待在后台的导播间,这家制作音乐和音乐人周边视频的公司拍摄了草莓音乐节主舞台。从他们的一张航拍照来看,窦靖童演出时,观众可以挤满超过十个舞台。

窦靖童在 2016 北京草莓音乐节演出时的航拍图,来自吉术斋

在北京和上海,主办方摩登天空把这两个特大城市的草莓音乐节称为“超级草莓”,观众的规模和乐队的阵容一样,都超乎寻常。为了容纳更多观众,今年的北京草莓音乐搬到了河北香河中信国安第一城,新的场地有 45 万平米的绿地和 6000 个停车位,是原来的四倍大。

因为吉术斋的另一项工作,这场音乐节比看起来还要大——吉术斋同时为摩登天空的“正在现场”团队进行北京超级草莓音乐节主舞台的直播。因为这些制作精良的直播视频,即使不在现场,人们也可以通过摩登天空旗下的“正在现场”APP 和乐视音乐收看音乐节演出。

根据摩登天空提供的数据,当时在“正在现场”的平台上,窦靖童的演出直播页面被点击了 次。这个数字大约是当天草莓音乐节入场人数的 17 倍。而那一天,“正在现场”北京、上海草莓音乐节直播页面的浏览量超过了 1863 万。

摩登天空正在把草莓音乐节复制到包括成都、武汉、西安、东莞在内的二三线城市。今年,城市数会增加至 20 个。但很可能,所有这些音乐节的现场观众加在一起也不及通过手机和 PC收看直播的观众一半多。

只有现场的观众能体会音乐节上的躁动,但也得忍受音乐节现场糟糕的网络信号,如果当晚在香河,他们大概会因为车辆拥堵多花上几个小时才能回到家。

在直播间里,这些抱怨都不存在。直播间里的一个热门话题是用 VR 观看直播的效果如何。摩登天空在今年推出了“正在现场”的 VR 版本,还把今年草莓音乐节的口号定为“世界是虚拟的,你才是现实” ( The world is virtual, you are the reality)。

还有人在直播间里担心,直观和便利很快就会消失。“哪位同学知道,这个是免费看,还是等一下就收费了?”

都是直播

人们总是可以在网上找到各种演出现场的视频,但过去,这些视频大多是观众拿手机录的。“现场听到的声音只是观众的大合唱。”后摇乐队“反狗”的贝斯手梅二说。

音乐直播平台“野马现场”的创始人李宏杰认为,音乐人很在意这一点,他们希望演出能以专业的方式呈现。

但如果有更好的选择,观众也会在意。

邵强在朋友圈得知今年草莓音乐节有直播,他专门打开腾讯的直播平台,找到了 IZ 乐队在武汉草莓音乐节上的演出。“挺高兴的,毕竟摇滚乐这种直播还挺少的,看着还挺新鲜的。”邵强说。他在 Livehouse 麻雀瓦舍担任运营总监,但近来没什么理由让他专程去一趟音乐节。

和邵强抱有差不多想法的人为直播市场创造了需求,他们喜欢音乐,喜欢现场,不过,并不是非得要和几万人待在一个地方。邵强认为,更大多数的直播观众属于所在城市“没有音乐节,没有音乐现场的,也想看看”。

吉术斋今年 4 月接到了 15 场直播的工作。这个 30 人的团队在音乐视频拍摄和制作方面很有经验,每年用在储存视频素材的硬盘上的开销超过十万。最出名的一部片子是《音乐的秘密》,关于音乐创作者背后的故事。

现在,他们工作的 60% 都和直播有关的。“接下来一段时间的音乐节会直播北京草莓的主舞台,和上海爵士春天。都是直播。”吉术斋创始人徐远卓说。

徐远卓是最早做互联网音乐直播的那么几个人中的一个。2013 年,乐视 Live 生活找到吉术斋,他们合作完成了“她们”系列演出的现场直播。

吉术斋参与制作的 2014 年汪峰鸟巢演唱会直播被认为给之后兴起的音乐直播市场“开了头”。140 人制作团队、22 台机位、1 个无死角创造冲击力大场面的万向鹰眼,单价 30 元的线上直播虚拟门票卖出了 4.8 万张。

图片来自吉术斋

人们开始相信,音乐现场的直播是件有门槛的事儿,而且观众愿意为此买单。

摩登天空在去年 4 月成立了子公司,推出“正在现场”APP。 3 个月后,张北音乐节创始人李宏杰推出了另一款音乐现场直播的 APP “野马现场”。这个只有 20 人的团队去年直播了 172 场音乐演出,今年打算翻一番。

大公司也看到了其中的机会。腾讯视频 Live Music 音乐总监邓林海在去年 8 月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对于中国的互联网用户来说,演出是很稀缺的东西。

去年一年,音乐直播在腾讯视频直播的场次中占61.1%。不过,这些直播仅仅指演唱会直播,而不包括音乐节。

“音乐节是我们明年的方向。”邓林海在一年前说,相比起剧本严格的演唱会,音乐节的直播难度更大一些,现场音乐节玩嗨的气氛很难在直播中体现出来。

在场感

在舌头乐队的一次音乐节演出上,一位观众的钱包被盗,一帮人追着小偷打,这甚至引来了主持人上台维持秩序。

直播爱好者邵强是在电脑屏幕前看到这些的,印象深刻。他觉得“同步看还是有现场直播的感觉,多少有现场感”。

邵强曾经在 2014 年把直播引入麻雀瓦舍 Livehouse ,当时直播还没那么热,技术上也不成熟。直播团队只有一个机位,乐队在显示屏里一会儿放大一会儿缩小。

情况在大部分的直播团队那里持续到了 2015 年,邓林海在去年 8 月提及直播的技术问题时仍然停留在单个机位。“多机位在各端的产品上怎么展现,甚至包括一些新技术怎么应用,这是 Live Music 今年下半年要做的事情。”邓林海说。

技术可以解决部分问题。吉术斋乐于在一些行业内的网站论坛分享拍摄时机器的参数设置、机位设置如何影响无法亲临现场的观众最大程度地体验演出。经验同样如此,如果恰好抓到点烟、掐烟的镜头,会制造出一种具体可感知的现场氛围。

但还有一些损失“没法减少”,徐远卓说,过去他曾经担心,现场视频精益求精,总有一天再没有人去现场看演出了。但后来,他改变了想法,认为“现场的氛围是视频无论如何代替不了的”。

“就算拍的再好,你在家里看视频也都是一个人,或者再加一两个朋友,周围是一成不变的氛围,但你在现场的话,那种声音、视角,包括温度,湿度,和旁边的人触碰的感觉音响震击的感觉,这些都是独特的。”徐远卓说。

一些人在拒绝收看音乐节直播时给出了差不多的理由。邵强在收看直播时,总是会主动调低对声音的预期,因为他对一种叫“音场”的东西很着迷,这种混合了空间和周遭环境的东西赋予了音乐现场一些捉摸不透的东西。

但梅二觉得,在场的本质其实就是分享。“就像看足球一样,就算不在现场也要叫一个人聚一块喝着酒看电视。哪怕我是一个人在家看球,也要拉一个群,边看边在群里骂。”在几个月前收看民谣音乐人小河的音乐肖像演出时,梅二也加入了一个讨论群。

小河的音乐肖像演出,图来自ONE影音/童畅

在北京、上海草莓音乐节“正在现场” APP 的直播间,尽管交互设计得有些简陋,但这些互联网的音乐节观众看起来热情饱满。有人喊,大家不如约在某天某点一起在线上收看某个乐队演出。

等待 Prodigy

英国乐队 The Prodigy 被邀请参加 5 月 1 日晚的北京草莓音乐节,对摩登天空和乐迷们来说,这都是件大事。 The Prodigy 曾两次获得格莱美提名,它总在各大音乐节压轴出现。

The Prodigy 在 2016 北京草莓音乐节演出时的航拍图,图片来自吉术斋

一位收看直播的观众把自己的 ID 号改成了“等待 Prodigy”,结果却大失所望——乐队只授权了三首歌直播,并且要求直播平台不提供视频回放。晚上 8 点 25 分,乐视音乐在乐视直播平台上发布了这条官方消息。

邵强记得,从 2014 年起,乐队对直播的态度就一直有所保留(除了一些刚刚出道的乐队出于宣传的考虑,会挺欢迎直播的模式),真正推进这件事飞快发展的是像摩登天空和 Livehouse 这样的组织方。

乐队一部分是出于对票房的考虑,他们担心,如果人们养成了在网上收看音乐现场直播的习惯,再也没有人会掏腰包为他们的演出买门票了。不过,至少到目前为止,现场演出和音乐节的票房并没有因此受到冲击,即便音乐节的票价几乎每年都在攀升,但总是能很快售罄。

问题就在于,人们是否同样愿意为音乐节的直播付费呢?

如果是潮流明星的大型演唱会,情况可能会好一些。腾讯音乐在去年 10 月推出了Big Bang 演唱会的付费直播,有接近 12 万人预约。

但李宏杰认为,对于直播张北音乐节和一些独立音乐人小型音乐现场的“野马现场”来说,付费还没到时候,“怎么也得过三年”。这意味着,对大部分乐队来说,票房分成也不是一件近期可以实现的事。

对公司来说,直播收获的版权可能是他们更关心的问题,没人可以断定,这些音乐现场的版权是否会像影视剧的版权那样水涨船高。邓林海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解释说,腾讯视频 Live Music 并不只是简单地购买版权,他们也会参与到前期的内容设计中去,甚至可以适当地给乐队提供费用。

在今年 3 月接受《好奇心日报》采访时,摩登天空创始人沈黎晖说,视频版权和音频版权的授权营收增长很快,可能它将帮助摩登天空 2016 年的营收提高一倍。

不过,西湖音乐节的创始人朱建对音乐现场直播平台的未来有些担心,他的理由是,国内好的乐队和音乐人还是太少了。如果撇开拍摄和导播的差异,这些看似珍贵的直播版权之间,其实都差不多。

本文来源:好奇心日报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责任编辑:铂金城官网